雨纵心藏

[文章作者:磨延城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 https://mo2g.com/view/14/ ]

走在被大雨“洗劫”后的路上,又能感到了一丝凄凉.因为外出的人少了,相对的花言巧语也没……,不,眼前恰巧出现了热恋中的一对.看着那勾勾小指头,说好永远不分手的他们,我陷入了沉思:永远有多远?走着走着,就来到了那曾经的荷花池边.

世上有种东西好似手中沙,手抓得越紧,它会失去越多;然而张开手,它却舞随风醉。——题记

虽然连续下了几天的雨,但天空丝毫没有要放晴的意思。很有可能上课后又要下雨,又或许就快要下雨了,这谁也说不准。毕竟是百年一遇的课间十五分钟,为此,我还是决定出去走走。

走在被大雨“洗劫”后的路上,又能感到了一丝凄凉。因为外出的人少了,相对的花言巧语也没……,不,眼前恰巧出现了热恋中的一对。看着那勾勾小指头,说好永远不分手的他们,我陷入了沉思:永远有多远?走着走着,就来到了那曾经的荷花池边。

我独自在荷花池边缘徘徊着。看着那密密堆积的荷叶压在无助的池水上面,我也只能从眼睛中流露出理解与同情。当视线转移到了水面,只见那浮在水上的蜘蛛,在水中忘了前进,我也无意识的停下脚步,回想起曾经。

俗语说;“人在江湖走,哪有不失鞋。”其实早在从前,那远不足√2的我,就在那时的荷花池中藏了宝——被池中的淤泥吞噬了一只鞋。然而也给我留下了一段酸甜的回忆。
说起当初为何会失鞋,这都要“归功”于池中那一朵诱人的荷花。

出于童稚的天真,失落的孤单,更因为对那朵花的一见钟情。于是,我卷起裤脚,下了水。眼看与荷花紧有一步之遥时,意外就发生了。决心继续逞强的我,最终没有取下眼前的荷花……。也许现在的荷花池全部换得彻底,再也找不到我曾经留下的足迹了吧。尽管如此,我那时的决心到现在也没有动摇的意思 。难怪有一首歌这么唱道:“后来,终于在眼泪中明白,有些人,一但错过就不再……”

每当朋友提起此事时总说:“你真傻,鞋都丢了,还不能拥有那朵荷花,换作我的话……”我只微笑的回了一句:“不在拥有,只在追求。”也许我真的很傻,唉,傻就傻吧,就像飞蛾一样,明知道会受伤,不是会年到火上。

蜘蛛似乎下了决心要去承受荷叶的一切,以此代价等待荷花的到来。蜘蛛便拨开水,划进了荷叶中,这一举动引起的水的微振打断了我的回想。

我这才记起你不是蜘蛛,而是“水上警察”(童年时对你的称呼)。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,我也不必知道你是谁,免得有一天我会为你而流泪。

水中的振动越来越大,水波不停的向四周扩散,这才意识到,又下雨了。

再见了,“水上警察”,也许你的选择是正确的,但你要知道,一旦风筝断了线,就算再把风筝找回来,风筝与线之间,已多了个死结。

也许路已走到了尽头,一切都变得死寂,两人在一起紧是彼此拉扯。甜言是伪装,蜜语是借口,不过是一个害怕离开,一个渴望自由。其实什么都不需要,相视无语的时候,不如我们都走……

我止住欲出的泪,转身,离开了那片雨地。

    评论:

    1. 暂无评论...
    2. 我来说两句: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检测发现,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要想使用画板模式,请先更新浏览器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随机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