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缘

[文章作者:磨延城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 https://mo2g.com/view/13/ ]

今晚,是学校请龙来给他们带好运的日子。龙还没到,走廊上早已排有一条龙。

今晚,是学校请龙来给他们带好运的日子。龙还没到,走廊上早已排有一条龙。

听着不时从教室外传来的炮响声,我不由得想起过年时的热闹。

然而回过神,我却是在守着心中的秘密,闷闷不乐。两者的反差令我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真的,我感觉这场游戏,我再玩不下去了。要是有个人陪我说说话,或许我还行。于是,我就有了找班主任的念头。

回想三年前,我被初中部那帮老师定义为死性不改的不良少年,如今,我在高中之所以能翻身,就是因为遇上了班主任。一直以来,我与班主任都称兄道弟,只是前些日子,我感觉他有太多我应该知道的事瞒着我,而相互疏远了。

我选择班主任,也是想化解与他的误会。在我等待班主任解决其他事的十几分钟里,也许是隔阂的缘故,我又放弃了结束游戏。当班主任问我怎么怎么的时候,我止住欲涌的泪,只说心情不好。

自这些天开始,我便喜欢朦胧的感觉,我也明白如今自己的学习不能没有它的陪伴,于是我向班主任提了两个要求。他看了我的眼睛,就默许了。我没再说什么,只在心里感谢他。

我回到空荡的教室,躲在我的角落捂着戴着耳塞的耳朵,想尽办法平息内心的动乱。片刻,我陷入了沉思。

是不是这些年来,我内心沉积的那些滤因存果的索事,在某些刺激下,会一波接一波的侵袭我的心灵?解铃还需系铃人,如果是,那么我又是不是为了早些摆脱痛苦,而胡乱的寻根究底,这才让我走火入魔?

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你想疯了,我居然得出一个经半理智的头脑思考过的结论:我的泪不只为你而流。不管我是否懂得,世上有些事,我会让它永远成为谜,决不舍得。

记忆虽是痛苦的根源,但我还是舍不得忘记;回忆虽是痛苦的起源,可我仍会去重温。

眼前充满教室的烟尘打断了我的思绪,户外也停止了雷鼓的气息,只有我继续着耳中的旋律,不合时节的旋律。

    评论:

    1. 暂无评论...
    2. 我来说两句: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检测发现,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要想使用画板模式,请先更新浏览器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随机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