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歌

[文章作者:磨延城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 https://mo2g.com/view/22/ ]

站在最高峰,使劲的喊出心声,换种方式去高歌。我想,我是喜欢上这个舞台了,除了黑鸟在枯树上知趣的叫几声,剩下的就是与光抗衡的冰风在为我呐喊。

站在最高峰,使劲的喊出心声,换种方式去高歌。我想,我是喜欢上这个舞台了,除了黑鸟在枯树上知趣的叫几声,剩下的就是与光抗衡的冰风在为我呐喊。

真感激上山时初遇的那一对,感激他们没再次出现,破坏我的世界。不过说也奇怪,明明是一对,却在我眼前保持了距离。走在路的最右边,虽然戴着耳塞放着音乐,但也能听到脚下的落叶在破碎。

巅峰上,吹着冷烈的风,想起了握着霜之哀伤的阿尔塞斯。圣光吃力的挤开云层,赶走了笼罩在阿尔塞斯身上的黑暗,却化不了死亡骑士那霜之哀伤的冰冷。阿尔塞斯手中的哀伤在颤抖,疲惫的嘴角闪着光,而一阵风过后,冰封王座上依然是孤独的死亡骑士。

耳中的旋律停止,接着手机在无声的抗议。就因这一条无聊却温馨的短信,打破了我的幻想。“哈哈,还没起?太阳都晒屁股了。”——超。她,一个我只记得叫超的网友,一个每逢周末就陪我打泡泡龙的女生,一个我快三年没联系的女孩。没联系,是我刻意的,每当隐身看到她常常更新的QQ签名,手都会离开键盘停止对她的问候。高中,最低谷的时期,面对着无声的离去,我没办法平息自己,抛开自己,藏着不尽哀伤,去安慰另一个人。三年后,夏欧告诉我,实在忍不住,那就使劲地抬起头,望着天空,泪就不会流了。我照做了,可我办不到。也曾试过躺在床上,但每次枕巾都会越染越湿。都说梦境与现实是相反的,那为何安静的夜,我总要躲在角落抹着梦中的泪。

如今,我真想背着北方大喊:“啊~~我再也不回去了~~啊……”可我却没有方向感。

借着睡意,闭上了眼。

遥远的海上,烟消云散。

败军的勇将,徒留其名。

无声的海流,漂来断木残骸。

无尽的哀伤,寄向远方……

有时我想成为一名穿梭于加勒比海峡的海盗,那么,所有的爱恨就能在那短暂的炮响后平息,在那火烈的朗姆酒中忘却……

也不知睡了多久,我本能的睁开眼,赶跑了不怀好意的黑鸟。随着它们“嘎~嘎~”的离去,感觉我才是多余的。

随后,心不在马的我知趣的离开了这不属于我的地方。

吴玖 2008.10.29

    评论:

    1. 暂无评论...
    2. 我来说两句: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检测发现,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要想使用画板模式,请先更新浏览器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随机验证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