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让我向自己憧憬的幸福奋斗吗

[文章作者:磨延城 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 https://mo2g.com/view/10/ ]

虽然奋斗了明天不一定会更好,但更好的明天一定会到来。我一直这么告诉自己。其实是在安慰自己。

虽然奋斗了明天不一定会更好,但更好的明天一定会到来。我一直这么告诉自己。其实是在安慰自己。

二十一世纪是一个相对和平的年代,但我内心的矛盾却打起了持久战(女生不读书,就一定要去卖菜?男生不读,就一定要去当痞子?)。

在学校里,当的思想不被人理解,当我的行为不被人审视,当我的言论不被人肯定,人们就一起讥笑我、封杀我,最终压制我。

精神上被铐着枷锁的我只能独自躲在角落,向天空那点没有乌云的方向寄出我的笔墨。我有很多机会逃出这画在地上的监狱,但我多少都知道,全国上下的学校,都是一个妈生出来的,老师也都是同一个爹捡回来的。学生有没有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我就不敢说了。既然如此,呆在里面或外面又有什么分别呢。我也只能忍辱偷生,闭着眼吃老师给的牢饭。

“一个声音喊道:‘爬出来吧,给你自由。’”哈,如今这一段烈士的自白竟用于我的身上,算是看得起我么?

老师常站在自己给我预定的的幸福那抓着铁链的一端拉着我爬:“向你的幸福冲刺吧,奋斗吧!”终究没人知道我想要的幸福所在何方。

我在与老师拔河的痛苦里,看到那些人在老师的领导下向前奋斗,得到了相应的幸福,他们的笑得很开心,至于是不是本能的笑,我愚笨的大脑只能打上问号。

我没有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的伟大,也没有愚老头的精神,更没有萤火虫的光芒,我什么也没有。只有安慰自己的话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”“之二虫又何知”,仅此而已。但我又想化作一阵清风,再创一片蓝天,哪怕只有一丝蓝线;我又想化作一泓清泉,再创一囗温泉,哪怕是一囗孤井;我又想化作一棵大树,再创一带绿洲,哪怕是大漠白杨。

老师善意的一鞭打散了我的幻想。

大地依然见不得光,鱼儿依然背井离乡,马儿哀叹骆驼风光。

“最重要的不是你该做什么,而是你想做什么。”我一直记住那位隐士的话,即使如此,试问自己:我能吗?最终也没有回答。

于是试着提起笔, 寄封没有邮票的信给上帝:初闻窗外雨滴滴,心中云雨却不齐。抬头望星诉孤寂,低头悄然自叹息。

如果有种爱叫放手,那么,能让我向自己憧憬的幸福奋斗吗?

手中的邮票究竟是想让谁回头?

    评论:

    1. 暂无评论...
    2. 我来说两句: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检测发现,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要想使用画板模式,请先更新浏览器

        切换  

      磨途歌随机验证码